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大师们的背后站着梅迪奇家族 意珍品上海热展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4/7 9:52:01  文章录入:arken  责任编辑:arken747

手绘100网消息:

拉菲尔的《豪华者洛伦佐》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82件珍品上海热展,展品数量为该馆借展历史之最

■ 文艺复兴时期创建了世界上首座美术馆——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

■ 波提切利、达·芬奇、拉菲尔、米开朗基罗、提香等艺术巨匠的很多作品都是为该家族而作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日前正在上海博物馆热展,集中展示了世界上最早的美术馆——乌菲齐博物馆所藏的从15世纪到20世纪之间50多位艺术家的82件西方绘画艺术精品。其中,包括了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大师波提切利、文艺复兴盛期威尼斯画派大师丁托列托和提香的画作。作为乌菲齐博物馆来中国举办的第一个规模性展览,本次展览由该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亲自策划,展品数量为该馆借展历史之最。据悉,此次这82件珍品出游中国将历时一年半之久,6月6日上海展览结束后,还将在国内另外4个城市先后巡展。

文艺复兴艺术三杰和

“豪华者洛伦佐”关系密切

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背后,站着一个闪亮的家族——梅迪奇家族,如果没有这个家族,文艺复兴或许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面貌。马萨乔、多那太罗、波提切利、达·芬奇、拉菲尔、米开朗基罗、提香、曼坦尼亚……在这些文艺复兴巨匠的身后,都有梅迪奇家族的身影,不仅许多大师们的作品都是这个家族的收藏,而且,很多绘画和雕塑原本就是为这个家族的成员而作。

梅迪奇家族统治佛罗伦萨近3 个世纪,乔瓦尼·梅迪奇是家族里第一个赞助艺术的,他援助过用透视法等彻底改革绘画的马萨乔,委任布鲁内莱斯基修建了影响欧美建筑500余年的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而该家族中最出名的人,是乔瓦尼的孙子洛伦佐·德·梅迪奇,史称“豪华者洛伦佐”,他是文艺复兴盛期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文艺复兴“艺术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菲尔,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达·芬奇受到过他的赞助,经常出现在他的宫廷聚会中;米开朗基罗的才华是他最先注意到的,14岁时便出入他的宫殿,为数代梅迪奇服务;拉菲尔1518年以他为原型画过一幅肖像作品,2007年在伦敦拍出了2.3亿元的天价。

1581年,梅迪奇家族创建了乌菲齐博物馆。1737年捐赠给了佛罗伦萨市政府。梅迪奇家族对艺术的热爱使乌菲齐博物馆在建馆之始就已经是文艺复兴时期最丰富的艺术宝库。虽然,它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美术馆,却藏有大量世界上最珍贵的艺术作品,馆内设置了波提切利、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提香、鲁本斯等陈列专室,4500件藏品全面地展现了从拜占庭风格、哥特艺术、文艺复兴早期、文艺复兴盛期、矫饰主义直至20世纪的艺术发展历史。

丁托列托:

“背叛”老师提香追求戏剧性

 

丁托列托的《莱达与天鹅》

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静物画在意大利和欧洲艺术界中开始流行,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极度盛行于佛罗伦萨地区。展览中,丁托列托创作于1555 年前后的《莱达与天鹅》是静物画部分最著名的作品,据说也是此次展览作品中估值最高的作品。

作为16世纪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的代表人物,丁托列托是提香的学生,但他桀骜不驯,不遵师训,最后被提香赶了出来。传说,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样绘画,像米开朗基罗一样设计”,把提香的色彩与米开朗基罗的素描结合起来,创造别开生面的新艺术,其作品中的素描没有米开朗基罗的印记,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风格。在《莱达与天鹅》中,我们可以看到丁托列托对老师提香的“背叛”:或许是对提香无与伦比地善于表现美感感到不满,他试图用不同的方式去叙述那些故事,使观看的人感受到他画里的刺激性和戏剧性,为此,他不惜牺牲柔和的色彩美,而色彩美本来是威尼斯画派和提香最为自豪的成就。

提香

罗马皇帝曾为他捡画笔

色彩大师展现迷人意大利风景

 

提香的《维纳斯和丘比特、狗及鹌鹑》

展览中,与波提切利的《三博士来朝》同样引人注目的,是提香的《维纳斯与丘比特、狗和鹌鹑》。虽然画中的维纳斯引人注目,有着提香肖像画的独有神韵,但是,在此次展览上,该作品却被归于风景画部分,原因就是画作中的远景充满着意大利的生活气息。值得一提的是,风景画在16世纪末才在西方绘画中逐渐受到重视,到17世纪成为独立的画种,地中海迷人的自然风光成为艺术家热衷的表现对象。可以说,《维纳斯与丘比特、狗和鹌鹑》在归类上之所以“打败”了维纳斯,或许更多的因素在于它在16世纪中期就描绘了风景。作为文艺复兴盛期威尼斯画派的杰出代表性画家,提香是著名的色彩大师,把油画的色彩、造型和笔触的运用推进到了新的阶段,他在驾驭颜色的能力上可以跟米开朗基罗的精湛素描法相匹敌。据说,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曾亲临他的画室,而更有趣的传说则是罗马皇帝查理五世在随从的簇拥下来到他的画室时,发现一支画笔掉在地上便弯下身子捡了起来,并风趣地对提香说:“世上最伟大的皇帝给最伟大的画家捡起一支画笔。”

                                                                           

[1] [2]  下一页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